河南周口一高中生二年内被抓五次判刑一年劳教二年并致残疾

时间:2019-09-19         浏览次数

  按:关于刘向东的案件,此案涉案人员包括公安干警、检察人员、法官、法医、普通百姓在内,多达三十余人,涉嫌刑讯逼供、徇私枉法、报复陷害、故意伤害、诬告陷害、作伪证等多项罪名,是一个窝案。关于在中央有关政法部门的交办下,已引起了河南政法部门和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政法委书记朱家臣检察长禹星轸的重视和关切。在他们的督促之下,周口纪委和检察院正在查办中。相信罪人一定能得到惩处!相信人家正义永存!

  刘向东,系河南省周口市下辖的项城市孙店镇高皇庙行政村村民,高中文化。可在短短的二年时间内,他却连续五次被项城市公安局和法院抓进项城市看守所和拘留所,被河南省周口市中级法院终审裁判认定犯诈骗罪和故意伤害罪,不久,又被周口劳动教养委员会批准劳动教养二年。

  从1999年到现在,11年过去了。在此期间,刘向东经历了“身陷囹圄、父母被逼卖菜,妻子去北京打工、两个幼小的儿子孤苦伶仃、祖父祖母相继含恨而逝”的悲惨经历,家人可以说是流离失所。刘向东因此受人歧视,自不用说。一家十余口人,十一年的甘苦,有过多少的泪水和辛酸,又有谁能知道?人生如此,情何以堪!

  在控告的过程中,刘向东先后向全国人大反映六次,向中央政法委反映六次,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反映七次,向公安部反映五次。正义堂堂,何以维权之路那么遥远?法网恢恢,最终能否网罗真正的罪人?

  刘向东与同村的刘明旗是前后邻居,在1999年初时因建房发生纠纷,并由此产生矛盾,一直未能妥善解决。刘向东的父亲刘振海不大愿意刘明旗在刘向东的宅基地前建楼房,因为按照农村的风俗,那样会对刘向东的家人生活造成一些妨碍,而且双方又是亲属关系。

  一九九九年6月时,刘国旗、刘明旗利用刘明旗与王新功(时任项城市检察院控申科副科长,曾任项城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的妻舅关系,以诈骗其30000元、6000元和15900元三笔款为由对刘向东的父亲刘振海进行控告(诬告),王新功又利用与周祥云(项城市公安局控申股副股长)、刘国林(项城市公安局控申股干警)、周峰(项城市公安局控申股干警)的私交立案进行侦查,并随同周祥云等人把刘振海传唤到孙店派出所调查。刘振海在向办案人员出示和刘国旗把帐已经算清的证明并说明情况后,从孙店派出所回家。

  一九九九年六月11日下午,刘向东被传唤至项城市公安局, 在公安局,刘向东向办案人员刘国林说明情况:

  一、6000元钱是四川方面汇到弟弟刘高东的账号上后,刘向东从孙店信用社取出,晚上送给了刘国旗的,但没有证明。二、16000元刘向东的父亲刘振海已经和刘国旗把帐算清,有证明。三、15900元是刘向东和刘国旗合伙做生意的款,已经把帐结清,但是没有证明。记完笔录后,项城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6000元钱为由将刘向东刑事拘留。

  6月12日到6月14日的几天,根据刘向东家人向项城市公安局领导的反映,6月15日,项城市公安局长刘国庆另行指派项城市公安局控申股股长张新民和工作人员雷义香为刘向东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刘向东于此日出了看守所。此后心情一直低落。当天办取保候审手续时,王新功到公安局去,坚持不让放人,但没能阻拦。

  1999年7月的一天上午,刘明旗的哥哥刘国旗的麦秸垛被人点燃,他的母亲魏莲英可能怀疑是刘向东所为,在刘家门口大骂,在刘手持木棍冲出家门时,魏莲英叫骂着向他跑过去,在刘向东举起木棍欲打向她时,她自己主动倒在地上。后来她到项城市公安医院治疗,法医鉴定为“轻伤”。

  因为在1990年秋冬之交,刘向东曾到河南省驻马店精神病医院治疗过。他的母亲和爱人因怀疑刘向东受到突然的刺激,在1999年7月底,又带他到驻马店去精神病院去看医生,当时曾住院治疗。驻马店精神病院诊断刘向东患有精神分裂症,并出具了诊断证明。

  1999年7月,刘向东被撤消取保候审。项城市公安局办案人员刘国林、周峰等曾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刘向东的母亲刘爱英把驻马店精神病院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交给了项城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院当时因此而未批准逮捕。不知为什么,到1999年8月16日又作出了批准逮捕的决定。刘向东于一九九九年8月18日被执行逮捕。19日上午,刘国林、周峰对提审时,在讯问的过程中,采用拉背铐的手段逼供,并篡改了笔录。

  据刘向东回忆,为取得供证一致,他很清楚地记得有一个细节:刘国林和周峰以前曾经问刘向东:“ 6000元汇款不是你的,你取了后有人找你要过没有?”刘回答说:“没有。”在他们讯问结束之后,周峰将“没有”两个字改为“我取了款后大概有十几天左右,刘国旗找我要过”,并强迫他按上了手印。当时刘向东右手腕受伤,且肿胀达二十余日,致使神经受损伤。刘向东还说:“在8月19日提审时,周峰带的有枪,当时,他拍着枪说:‘要是乱说,不老实的话,就用枪打他。’我当时特别害怕。”

  在刘向东被羁押期间,由于心理受到惊吓和意识到自己要蒙冤,经常在看守所大吵大闹,并通过割血管、吞食螺丝刀等方式多次自杀。在其家人的要求和看守所领导的反映下,在被羁押三个月时,由刘国林、周峰带刘向东去作精神病鉴定。在此期间,刘国林、周峰将刘向东双手悬于昌河车后的扶手上,左手悬挂有十几个小时,经再三哀求才去掉,右手悬挂三十多个小时,致使肌腱受损伤(右臂功能部分丧失,已难以治疗)。

  精神病鉴定是在河南省新乡市精神病院进行的,鉴定结果是“没有精神病”。同为省人民政府指定的鉴定医院的驻马店市精神病院和新乡市精神病院,竟然出现了相反的结果。当时在新乡精神病院作鉴定时,只在那儿呆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2000年元月2日,在王新功的操纵下,项城市检察院以项检刑诉(1999)110号起诉书指控刘向东犯诈骗罪、故意伤害罪,向项城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第一次因项城市检察院公诉人黄靖政没有去,没开成。第二次退卷补充侦查。补充侦查时,刘国林和周峰去提审刘向东。据刘向东回忆:当时二人对他说:“向东,说实话,我们对你不错吧?”刘向东无奈地笑了一下。刘国林和周峰让刘向东看了一下精神病鉴定结论,并告诉他:“鉴定结论没有精神病,你可以申请重新鉴定。”因为刘向东心里知道自己的右臂已经被他们吊伤,他没有再提重新鉴定的事。

  按照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开庭前三日应当传唤法定代理人(父母亲),而第三次开庭时刘向东的亲人们都不知道。申请证人出庭作证和重新鉴定的权利就这样被剥夺了。

  由于判决后刑期将满,刘向东没有上诉。而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魏莲英却上诉了。在项城检察院、项城法院以及周口市中级法院的办案人员向刘向东询问案件情况时,由于刘曾在1999年8月19日被刘国林和周峰提审时受到威吓,他都没能(他当时不敢说)说出刑讯逼供、篡改笔录和右臂被吊伤的情况。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周刑终字第71号裁定,最终认定刘向东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返还6000元钱,罚金3000元,附带民事赔偿2961.60元。

  2000年8月,刘向东被释放后,立即去河南省人民医院治疗其右臂。医生诊断为肌腱损伤,告诉他这是软组织受损伤,很难治疗,并出具了诊断证明。刘向东又找到在项城市看守所时同监室的人,让他们写了证言。

  2000年底,刘向东将控告状以及相关证据交与原河南省周口地区检察分院法纪处的工作人员。过了几天,刘向东到原周口地区检察分院去询问此事,工作人员告诉他:材料已由当时任法纪处长的王培林批转河南省项城市人民检察院查办。并让去找当时任项城市人民检察院法纪科长的田力。

  田力告诉刘向东让我去找办案人员陈永新。按照法律程序,2001年3月份左右,项城市人民检察院开始初查此案。到了2001年5月份左右,因工作调动,原法纪科长田力调走,刘广军任法纪科长,当时刘向东曾多次向他询问此案的办理情况,并要求鉴定他右臂伤情,却一直没有结果。

  2001年6月时,刘向东去项城市公安局找刘国林和周峰讲理。周峰当时扬言:“非劳教你不可,咱们走着瞧!”

  在此期间,刘国旗、刘明旗兄弟依据法院判决,向项城法院申请执行,刘向东先后被项城法院司法拘留两次,每次半个月。

  那个时候,因为刘向东在看守所时吞食的螺丝刀被胃酸腐蚀以后,逐渐变细,最后刺穿了胃的下部,导致胃穿孔,病情发作时,刘向东感到穿心的痛。在孙店镇医院无法医治的情况下,只好转到项城市第二医院手术治疗。家里没有钱,亲戚们为他凑了两千多元的手术费,两个亲戚家的兄弟石海军和张宏伟在手术室外为他守候着。第二天醒来时,幼小的儿子趴在他身旁,母亲用卖菜的钱为他买了一点营养品。见此情景,刘向东不禁潸然泪下。他回忆说:“那是一个冷冷的夜晚,当时的那种无奈,那种悲凉与伤心,我一生都不会忘。那时候,我真正体会到了世态的炎凉,那是一种沦入骨髓的悲哀与痛伤。”

  第二次司法拘留结束后不久,项城市法院以刘向东涉嫌拘不执行法院判决罪为由,转由项城市公安局孙店派出所立案侦查(按照通常的程序应当转由项城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侦查),刘向东再次被刑事拘留。因构不成拒执罪,在刑事拘留18天释放后,从看守所被直接送往开封市劳教所,劳动教养二年。虽然后来提前解教,但劳教的具体原因到现在刘向东一点也不知道,刘向东也一直没有收到周口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应当发送的《劳动教养决定书》,也没有人告诉他可以申请行政复议,这实际上剥夺了刘向东申请复议的权利。在劳教所内,刘向东受尽凌辱,头部曾被打伤,缝合五针,连麻醉都不用。

  刘向东说:“我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学生,一个读书人,我不知道也不明白他们这些执法人员为什么要在这样对我,以前,我和他们并不认识,也没有什么仇和怨啊!我想,他们通过劳教的手段,是企图达到使我无法告诉和使他们逃脱法律制裁的目的。而且,因为此事,我的父母亲因为怕在家被原告刘明旗兄弟欺负,有二年时间靠卖菜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在外维持生活,我的爱人也只好到北京打工。这种情况直到我三弟大学毕业后才得到改善。”

  1楼埋红包点赞楼主:警匪之家时间:2011-10-30 07:13:00五、九年的痛苦与反思

  在劳教所内,长期繁重的劳动和折磨没有摧垮刘向东,他的精神反而好了起来。他开始仔细回忆案件的每一个细节:

  办案人员为什么要篡改那一句口供呢(现在他明白,办案人员这样做是为了取得刘向东与刘国旗口供的大体一致,那样诈骗案件好定案)?

  当时他举棍欲打魏莲英时,明明是她自己倒下的,为什么却断了两根肋骨,成了轻伤?一个不大的案件,为什么开了三次庭,且违反了法律程序?原告打赢了官司却还要上诉,这正常吗(现在他明白,魏莲英并没有伤,精神病鉴定是违法的、不合程序的,而一个错案,经过的部门和审级越多,翻案就越难。明显是有人故意策划的。这样做既可以避免刘向东及其家人申请证人出庭和重新鉴定,也可以从心理上给刘向东及其家人制造压力,使他们更相信刘向东是有罪的)?

  虽然那时他想不通,但他这些疑问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在劳教所艰苦的环境里,他找来法律书,劳动之余,就仔细地翻看。

  2003年6月,刘向东被解除劳动教养。从劳教所出来后,他去北京打工了。在打工的日子里,他仍然不忘案件的事,控告的念头常常闪现在他心里。虽然家人常常劝他:“最好不要提案件的事了,如果再去告,人家还是会把你抓起来的。”他也在告与不告之间徘徊,有时候,他干脆劝自己:“忍了吧,忍了算了……”

  在北京的几年,他结识了一些有正义感的朋友,读了不少书,心境逐渐开朗了。想想自己的痛苦经历,想想和他一起经历苦难和承受痛苦的全家人,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忍耐痛苦,这个世界和社会应当是有正义的,自己应当挺起身来,去控诉自己的冤情,虽然这将是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朋友们也支持他的控告。2008年4月,刘向东决定控告,其时案件已经过了九年时间。

  在此期间,他的祖父祖母相继怀着遗憾和愤恨去世。因为祖父母一直相信自己的孙子是冤枉的,他们看着刘向东长大,知道他的个性。虽然祖父祖母盼望刘向东能够为自己伸冤,但最终也没能等到这一天。由于父母亲不愿回老家,祖母至今也没有安葬!

  2008年4月,刘向东写了一份控告状,和爱人张旭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接待处反映了此事。工作人员告诉他可将材料寄往最高人民检察院,并告诉了他邮寄的方式。他按照工作人员的话做了,同时又将相关控告材料交给了河南省人民检察院。

  二个月后,最高人民检察院将刘向东的控告材料转交项城市检察院,并限期办理。项城市检察院处理意见是:由于法院对刘向东的判决已经生效,刘向东控告的王新功、周祥云、刘国林、铁算盘孙中山大喜过望,!周峰刑讯逼供、报复陷害等违法犯罪行为难以成立,并让刘向东到法院申诉,原判决撤销后,检察院才可继续查办。刘向东不服,并咨询了一些通晓法律的人士。有人告诉他:“项城检察院的处理结果是不合理的。即便是刑讯逼供等行为不成立,但是你的右臂肌腱受伤,项城检察院并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你的右臂在家时是好的,从看守所出来后就有了残疾,即便是刘国林和周峰不承认他们用手铐吊过你的右臂,他们也逃脱不了罪责。”

  2008年12月初,刘向东又将自己的案件写了详细的材料,分别寄给了全国人大、中央政法委和最高人民检察院。2009年3月,案件转由周口市人民检察院查办。2009年9月,周口市检察院办案人员出具了不立案通知书,并做出相应答复:

  一、由于法院对刘向东的判决已经生效,就可以说明据以给刘向东定罪的证据是合法的,刘向东对王新功、周祥云、刘国林、周峰刑讯逼供等行为难以成立,可以到法院或检察院申诉,待原判撤销后再查办;王新功刘明旗既非妻舅关系,也无其他关系。

  但这样的结论仍是不公正的,因为刘向东提交的证据根本没有被周口市检察院调取。按照规定,他们是应当询问刘向东并制作笔录的。而王新功与刘明旗的妻舅关系通过查取户籍证明,完全可以证实。这么简单的事实,为什么查证不了呢?

  2楼埋红包点赞楼主:警匪之家时间:2011-10-30 07:13:00七、控告中的曲折与迷茫

  在无奈之中,2009年10月1日,刘向东只好依照周口市检察院的意见,将关于右臂肌腱被刘国林和周峰吊伤而致残疾的事实写成材料,交给了公安部。同时向项城市公安局提出控告。

  2009年11月20日,项城公安局却以“案件应当由检察院管辖为由”不予受理。并出具了《信访事项告知单》。这与周口市检察院的答复恰恰互相矛盾。刘向东拿到告知单后,再一次将材料寄往全国人大。他爱人张旭将材料送给了河南省政法委。2010年元旦节过后,刘向东打电话询问项城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周运杰,周局长告诉他公安部材料已收到,并问他什么时候回项城?

  此后,刘向东于2010年春节前回到项城,在项城市公安局接访日,见到了公安局长周运杰。周运杰告诉他案件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可在下午刘向东给他打电话时,他在电话中让我刘向东第二天去公安局找负责控申和法制工作的孙云副局长,并让写一份国家赔偿申请书。

  第二天,孙云副局长接待了刘向东和他的爱人张旭。他也让刘向东写一份国家赔偿申请书。刘向东按他说的办了。但向他们申请做伤情鉴定,却仍然得不到合法的处理。

  一个月后,孙云副局长突然向刘向东把判决书和周口市检察院的不立案通知书要了去,此后几天,他们出具了《国家赔偿案件不予受理通知书》。可在4月7日,项城市公安局突然又受理了此案,孙云副局长安排项城市公安局控申大队办案人员问刘向东笔录。并于4月26日把《信访答复意见书》给了刘向东。他们这样做已经违反了《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和《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因为按照规定,公安局应当立案侦查。2010年4月28日,按照法律程序,刘向东将案件材料交给了周口市公安局,请求他们复查。

  项城市公安局先是不受理,受理了却又不依法处理。这中间的原委恐怕公安局的人心里是最明白的。

  5月20日,是周口市公安局的接访日,刘向东见到了姚天民局长,他向刘向东解释了案情,说得很实在,说他事情可以通过信访救助的途径解决,并告诉刘向东到项城市去找公安局长周运杰。

  在项城,刘向东多次向周运杰打电话,可他不是在开会,就是有事情忙,只安排让副局长孙云接待。孙云局长说了许多理由,说刘向东的案件不属于公安局管辖,让到检察院去告,说什么刘国林和周峰的行为是“滥用职权”,属于检察院管辖等等。这恰好和周口市检察院办案人员所说的相互矛盾。刘向东迷惑了。

  按照周口市检察院的处理意见,刘向东在先后向公安部、全国人大、中央政法委和项城市公安局、周口市公安局控告的同时,又向周口市人民检察院作出无罪申诉。在朋友的帮助下,他将自己的心中的疑问写在了申诉书上。

  一、法院对刘向东的关于诈骗罪的认定,证据之间存在很多明显的矛盾,刘国旗和刘明旗兄弟存在诬告陷害的行为,同时刘国旗和他的爱人张运也存在作伪证的行为;

  二、对故意伤害罪的认定缺乏相关的重要证据,因为项城法院和周口中级法院均认定刘向东打断了魏莲英的两根肋骨,除了诊断证明和法医鉴定之外,案卷中却没有显示X光片这一根本证据。实质上,无论医院诊断证明,还是法医鉴定,都应当是建立在医院为所谓的“被害人魏莲英”所作的X光片基础上的,因为魏莲英的肋骨骨折,阿修罗一句中特网,凭肉眼是看不出来的。但X光片不论在开庭时,还是在案卷中,这一重要证据均没有出现,对刘向东故意伤害罪的认定证据形不成链条。

  三、原办案人员刘国林和周峰在为刘向东作精神病鉴定时,只在精神病院停留了一个小时左右。这短短的时间怎么能鉴定刘向东有没有精神病呢?驻马店精神病院和新乡精神病院,同是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鉴定机构,一个诊断有精神病,一个鉴定没有精神病,证据互相矛盾。

  四、按照常理,作为一个高中毕业生,刘向东会真正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打成肋骨骨折吗?

  五、按照法定程序,法院开庭时必须通知刘向东的法定代理人(父母亲),但刘向东的案件第三次开庭时,他的家人均不知道。这中间又意味着什么?

  刘向东曾咨询过一些法律专业人士,按照他们的说法:刑事办案程序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诉讼过程。每一个程序的操作,每一种证据的运用,都不应当有丝毫的差错。因为有关刑事诉讼的法律法规,都是经过法律专业人士研究和职能部门严格审查后才制定的,尤其是《刑事诉讼法》,那是全国人大付诸表决后通过的,其目的当然是为维护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一旦违反,冤假错案就有可能产生了。

  纵观刘向东的整个案件,是在诬告的背景下产生的,证据存在问题,程序存在问题,明显是个人情案,是人为操纵的结果。这当然和身为检察官的王新功脱不开关系。

  事实证明,王新功、周祥云、刘国林、周峰、刘国旗、刘明旗之行径已触犯了相关法律之规定,刘国林、周峰拉背铐将刘向东右手腕铐伤、篡改口供,是属于刑讯逼供、徇私枉法的行为;魏莲英本没有伤,而王新功却利用与办案人员周祥云、刘国林和周峰的私人关系,明知刘向东无罪,而使他受追诉,是属于徇私枉法的行为;刘国林和周峰持续将刘向东右臂悬挂三十几个小时,而致伤残(重伤),是属于违法使用警械的故意伤害行为;在刘向东提出控告之后,将他劳动教养,是属于报复陷害的行为;刘国旗、刘明旗、魏莲英捏造事实控告,是属于诬告陷害的行为,刘国旗及其爱人张运作虚假证明,是属于作伪证的行为,分别触犯了刑法相关条款之规定,理应受到法律追究。但这些事实却一直得不到合法的查处。

  刘向东本是清白之身,短短二年之内,却被刑事拘留两次,逮捕一次,司法拘留两次,被判诈骗和故意伤害两个罪名,在项城市看守所关押一年后“释放”;被劳动教养二年,成为所谓的“村霸”;且右臂留下残疾。一个曾经患有精神病的人整整坐了三年牢,失去了人生中三年宝贵的青春时光,怎不令人扼腕叹息!从1999年到现在的11年里,刘向东及其家人一直承受着沉重的精神负担,生活幸福与否可想而知!

  在我们追求“人权”的今天,在民主法治的社会主义社会,竟然有这样悲惨的事。我们不禁要问:悲剧产生的根源究竟是什么?这实在给人们留下了太多太多的思索。至少我们应当明白:当一个人违背正义而生存的时候,他不应算作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从道德的层面来看,与刘向东有亲属关系的刘国旗、刘明旗,昧天良而诬告陷害,逞私欲而瞒天过海;身为检察官的王新功,顾亲情而混淆是非,悖正义颠倒黑白;身为人民警察的周祥云、刘国林、周峰等人,徇私情而违法办案,重颜面而肆意报复,执法犯法,良心何在?从法律的层面来看,难道他们不应当受到法律追究、承担法律责任吗?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六合开奖结果| 4887铁算盘资料正版| 黄大仙射箭| 金彩网| 心水论坛| 财神心水报| 香港挂牌| 白姐图库| 高手论坛| 开奖结果|